décadence 喪鴉

文和圖都耕,慣性蹲冷門
王者榮耀
aph
Tolkien

[王者榮耀/末日AU] 邊境公路 03

末日喪屍AU,各種私設

cp主鎧約


01+02


03.


雨水是來自天空的餽贈,在這時局更是體會深刻,降雨是少數乾淨的飲用水來源,比起不知是否混入了屍水的河川或者湖泊,蒐集與過濾雨水是最安全的。雖然百里守約並不喜歡雨天。他抖落耳尖的水珠,晃晃被沾濕的尾巴,一邊組裝起手邊的器具:由簡單的木架、塑膠布、棕梠編成的濾網組成的雨水收集器,大部份的素材都能就地製作,也替行囊省去了很大的空間。


百里守約將收集裝置放在路面上,而後便坐在一處廢棄宅邸的屋簷下,望著霧茫茫的雨景出神。這棟小房子就位於這條又長又直的馬路旁,馬路兩邊都是茂盛的針葉林,清新的空氣中混合著松脂的味道。

自己已經在這條路上行走一天半了,周遭風景可說是一成不變,沒有盡頭似的蒼白。


雨勢並不滂沱,但是濕氣很沈,這在一定程度上會影響他接收周遭訊息的敏感度,讓他有些煩心,幸虧這附近暫且看來是什麼也沒有。隨著時間一點一滴過去,守約將頭輕輕靠上了門框,感覺就有點困倦了起來。他的腦中滿滿的是1157這四個字,他得找到火車站才行,1157......


似乎不小心讓自己小睡了一會兒,就是懷裏依舊抱著那支視為生命的狙擊槍。再睜開眼時雨幾乎已消停,懷裏的槍枝歪向一旁。扶正槍枝的時候,百里守約的視線邊緣瞥見一個移動物體。

「……」


他以極快的速度反射性起身,蹲伏身子半跪著、抬起槍就是直指物體所在,甚至沒來得及開鏡——原來只是一隻鹿而已。在細雨中霧茫茫的森林邊緣,那隻母鹿抬起頭回望他,嘴裡還在悠哉地咀嚼著青草。

「......不再懼怕人了嗎。」百里守約自言自語道。放鬆了緊繃的精神,卻沒有放下槍,他和那頭鹿對看,猶豫了半秒要不要殺牠,畢竟自己已經數日沒有吃到新鮮的肉類了。然而在這短短半秒內,那頭鹿忽然抖了抖耳朵,一轉身消失在灌木後。


牠想必也聽見了。百里守約沈下眼神,再次握緊手中的武器。

喪屍特有的、移動時發出的沈重聲響。


樹林中出現第一雙空洞發白的眼睛時,百里守約知道喪屍肯定不只這一隻。這種被稱作「遊蕩者」的喪屍多半已經死去很久,變得越發懼怕陽光,只能游走在光線稀薄的地方,平時行動緩慢,見到目標發動攻擊時卻是發了瘋似的前仆後繼,尤其是進入光天化日下時,就好像恐懼自己會再死一次似的。

他將身旁的背包甩上肩膀,迅速扯下收集器木架上的塑膠布和已經裝滿了水的寶特瓶,一邊胡亂往背包裡塞,撒腿就是跑。


遊蕩者們從森林中追了出來,至少六隻,有幾隻甚至像是瘋狗一樣四肢著地的跑動,一邊從喉嚨深處發出嘶啞的咕嚕聲。百里守約側過身子向後開槍,他的槍法極其準,能夠一擊命中頭部要害,然而在這空曠的大馬路上,槍聲是很危險的。槍響很可能會吸引更多喪屍前來,況且他的子彈已經所剩不多。

一隻遊蕩者馬上倒地不起,百里守約回過頭繼續逃跑,一邊將彈殼退膛,搜尋著能夠甩開他們的機會。他翻過幾台橫擺著廢棄在馬路中的車輛,感覺右大腿似乎被什麼鋒利的東西劃過,心中暗叫不妙,卻沒有時間去管,腎上腺素讓他甚至沒有察覺到痛。喪屍的運動協調性非常差,果不其然,又有兩隻遭到翻牆關卡的淘汰,他能聽見身後他們砰的一聲撞在車頭上。


再向前跑卻是沒有其他遮蔽物了,也沒有車輛或者屋舍,這畢竟是一條工業道路,在抵達目的地之前是不會到頭的。萬般不得已下,百里守約站定腳步,回身就是三槍,解決了剩下的喪屍,前後花不到兩秒時間,這對他而言是十分從容不迫的,卻不是他最想使用的方式。再一次手動退膛,依舊發著燙的彈殼落在地上。

他再看向栽倒在路面的三具屍體,見他們身上衣物已經殘破不堪,估計是沒有任何能夠派上用場的物資,嘆了口氣,總感覺更是浪費了這三枚寶貴的子彈。這支槍只剩下最後兩發子彈能用了。


此時他的右腿才開始隱隱作痛。百里守約持續移動著,一邊往大腿外側一摸,手上滑膩的全是血。他皺起眉,從背包裡翻出繃帶來。這種應急用的東西畢竟是常備著的,只是消毒用的酒精不久前才用罄,只能祈求那劃傷自己的不明玩意兒不至於髒到讓傷口感染。萬幸的是即使失血量不少,雨水會迅速沖淡血的氣味,否則必定會有更多喪屍從兩旁的森林裡冒出來,數量多起來,他可不一定能再應付一次。

稍微停下腳步,替自己簡單地包紮了下,而後百里守約便毫無停留地再度前進。一座歪斜的路標在這雨中告訴了他方向:朱諾市,兩公里。

陽光再次被濁重的烏雲遮蔽,他必須加快腳步才行,這個白晝將會十分短暫。






评论(11)
热度(86)

© décadence 喪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