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écadence 喪鴉

文和圖都耕,慣性蹲冷門
王者榮耀
aph
Tolkien

[王者榮耀/末日AU] 邊境公路 08

末日喪屍AU,各種私設

cp主鎧約

01+02

03

04

05

番外1

06

07


我還是更了!快點誇我😂(你只是不想讀書吧



08.


一架、兩架、三架。

鎧沈下眼神,凝視著不遠處的天邊出現的剪影。

四架、五架…

軍用直升機,上頭全副武裝的搭載著機槍和特殊的化學燃燒彈,對人類和喪屍有著同等殺傷力,尤其燃燒彈的威力毀天滅地,除了肅清,目的別無其他。

小隊沒有接收到指令一事,再怎麼在意,也不是現在能夠停下來釐清的。


他帶著魔種青年迅速離開了車站廣場,直升機會降落在那兒,直覺卻讓他盡可能避開他們。必須出城去,回到外環帶,和隊上的人會合,隊長或許比自己清楚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儘管出城也不是這麼容易的,若這是官方的肅清活動,城門關口想必會被封鎖。不過,由於他們並未接獲通知,姑且還能一試......?

當下也沒有別的選擇了。再三思考後,他向守約提出了自己的想法。然而,出乎他的意料,對方的神情竟然變得抗拒。

「如果真的是肅清的話,這裏的人是不是都會死?」魔種青年問道。「這樣真的沒關係嗎?」


「……」

鎧一時之間不知該如何回應。這才忽然想起,自從露娜之後,自己再也沒有和軍人以外的人說起這些事。肅清或者感染者的處置,毫不猶豫地射殺可能喪屍化的人,隔離及進一步殲滅宣告淪陷的城市居民......自己當時花了半年,才從道德和犧牲的取捨之中艱難地站住立場:他們身為軍人,必須利用殘存且唯一的國家力量,以這類被定義為冷酷的手段,把病毒擴散至別的城市的風險降到最低。倖存者的人數實在太過稀少,沒有再承擔任何一次意外的餘地了。

然而,喪屍病毒在殺人,他們也在殺人,以結果論而言,很容易便會混淆成同樣的行為。


「肅清就是這樣的。」鎧仍是回答道。壓抑著心中升起的不安。倘若百里守約開始質疑肅清的對錯與否,他們的價值觀便立刻相左,可是現在沒有時間爭執這些了。


「都是軍方的人,不能交涉嗎?」


「成功機率不大,那些並不是對喪屍殲滅及狩獵部隊的人,不同部門時常有意見相左的時候,雖然這次真的讓我十分困惑......」


「好吧,我們出城。」百里守約毅然答應下來,鎧有些驚訝他的乾脆,偏過頭去望了他一眼,魔種青年正緊握著槍,神情比起他竟是更加沒有一絲猶豫。「軍隊是為了保護人民而設置的。我並不了解人類,但是人類社會結構的名詞定義還是知道的。為了保護玄策,我也曾想也不想地殺死過快要變成喪屍的人。」

那個人是我們的母親。


他並沒有將話說完。許多人陸續發現了直升機的到來,並開始好奇地往廣場靠近。鎧和百里守約便朝著反方向去。越靠近城市關口,人越來越少,關口處只有幾個看守的民兵,似乎也被通訊中斷弄得一頭霧水。

鎧向他們出示了軍方證件,幸虧這一次的擔憂並沒有成真:他們尚能毫無阻礙地獲得出城許可。他從腰包中掏出鑰匙,熟門熟路地鑽進停靠在路旁的一台軍用越野車的駕駛座,示意百里守約坐上副駕。發動車子時,低沈的引擎鳴響足以顯示這台車的馬力,他們駛上大路,揚起一陣黃沙煙塵。


「沒坐過這麼高的車。」顛簸的行進中,百里守約忍不住道。或許更有些轉移緊張的意思。鎧拍了拍方向盤:「G300的後續系列作,德國貨,悍得很。」


「德國......歐洲的國家都還存在嗎?」魔種青年好奇地問。


「歐盟諸國和英國現在共同管理十七個安全區域,加上我們北美共十四區,我們之間有著互聯網,交換管理和開發技術的情報。不過,似乎在不同洲,病毒也有機率出現不同變種,關於這一點,唯一的共通處就只有不會感染人類以外的動物而已。」


花了點時間消化著鎧所告知的訊息,途中他們經過了一座環形的灰色高牆,唯一的出入口是一扇能夠關閉的巨大鐵門,有點兒像是隔離猛獸的柵欄。過了那牆之後就是第二區了。車子在一個轉彎後停了下來。因為是白晝的緣故,途中幾乎沒有遇上喪屍。那一夜,他們相遇的地方再次出現在眼前。「我們到了。」鎧說。


他們推開門下車,一名女性幾乎是立刻迎上前來,她有著惹人注目的淺紅色長髮,高高紮起成一束馬尾,胸前同樣別著軍隊的標誌。「鎧!」她一見到鎧便高聲喊道,「是中央研究機關的ARI部隊,他們確實在做肅清準備,你有沒有.....」


女性的話語在看見百里守約時猛然停頓。

她的視線快速在兩人之間、和百里守約的腦袋上來回逡巡,鎧亡羊補牢地連忙拉上百里守約的兜帽好遮住他的耳朵,但是當然已經遲了。出乎鎧的意料之外,她並沒有對此表示什麼,相反地,她壓低了聲音,急切地說道:「快跟我來。」


百里守約皺起眉。

他認得這個聲音。就是當時在閣樓時聽見的和鎧交談的女聲。

這麼說來,這個女人在昨天也曾經待在城裡,而且她也沒有選擇與那支軍隊做接觸。這麼看來確實是事有蹊蹺。百里守約默不作聲地跟著,不著痕跡地逐漸揚起警戒,這才忽然發現,自己在鎧的身邊時竟然已經不自覺地變得如此鬆懈。

無論如何......無論如何,狙擊槍已經上了膛,裏頭的子彈隨時能送出去,倘若這個人會對自己產生危害......

三人遠離了營地,在幾處斷垣殘壁的後方,確認了四下無人也沒有任何喪屍,那名女性才停下腳步回過頭。


「他們在找基因改造者。」

她說話時視線是放在鎧的身上的。百里守約不動聲色地聽著,做好了隨時逃走的準備。

「他們給予居民的情報是,改造者是病毒帶原者,他們會將病毒帶進城市裡。如果城內躲藏著改造者的話,有可能得隔離甚至是肅清這座城市。」


「這情報是真的?」


「不是。」

女性此時才終於望了百里守約一眼。見他也正望著自己,她朝百里守約點了下頭。「你好,我是第二小隊的隊長,你可以叫我木蘭。抱歉是這麼倉促的自我介紹,聽著,我沒有把改造者交給軍方的職責在,畢竟我們所負責的一直都是捕捉”新鮮”的喪屍。然而,我卻有配合同僚的義務。這樣吧,改造者,你可以從這裡開始步行離開,但是能走多遠、會碰上什麼,我都無法保證。我只能承諾我不會派人去追捕你。」


「隊長?」鎧忍不住出聲。


「對於ARI部隊,我有必須問清楚的事,所以沒有時間去抓一個溜掉的基因改造者,聽起來還滿合理的對吧。鎧,你現在去接受感染篩檢,然後我們一起回城裡。啊,對了,改造者先生,能留下你一點東西嗎?」


百里守約緊張地看著她,抱緊手裡的槍。而自稱木蘭的女性拿出一把小剪刀,朝他步步逼近。「鎧就站在自己旁邊,沒什麼好怕的。」百里守約只好這樣努力的說服自己。


「尾巴的毛,一點就行,可以吧?你只能說可以。」


......好吧,他錯了,他發誓自己這輩子從沒這麼害怕過。

現在他知道了這個世界上的女性並不是全都跟母親一樣溫柔。


「妳要做什麼?」他盡可能不讓自己的聲音發顫,「讓我自己來吧。」


木蘭乾脆地答應了。百里守約接過剪刀,開始難過地挑選起最捨得剪去的尾毛,女性便利用空檔,才順道解釋了起來。

「ARI的人在打什麼主意,帶著那些危險的燃燒彈大費周章過來,還動用了脈衝攻擊,我們的小隊有權利知道。因為他們的脈衝,這裏的雷達也連帶被中斷,一部分的儀器也損壞了,沒有了那副雷達,我們沒有辦法驅逐附近的喪屍,這造成很大的作業困難,甚至會威脅到我的隊員的性命。」


和前頭半開玩笑的說話不同,此時,她的口吻裡,是不容置喙的強硬。百里守約的視線停留在剪刀的刀尖,不知不覺間,卻也開始專注地聽著她所說的。


「和魔種接觸的證據,以及沒有受到感染的結果;帶著這兩件東西去當面推翻他們的話,想必會被當成往後的眼中釘吧,所以不到最後還是別拿出來用。不過有備無患總是好的,你說是吧?」







tbc

评论(13)
热度(68)

© décadence 喪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