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écadence 喪鴉

文和圖都耕,慣性蹲冷門
王者榮耀
aph
Tolkien

[Alex/JP] 和一個想殺死自己的人攪和在一起該怎麼辦

> [標題] 和一個想殺死自己的人攪和在一起該怎麼辦

> 我的男友是個有暴力傾向的人

> 有一次半夜他拿著刀進我房間,說我要是動了離開他的念頭就要殺了我

> 很奇怪的是我無法停止愛他,儘管明知他和未爆彈一樣危險

> 愛使人盲目,我是信了。我到底該怎麼辦?


問我就對了。


關於那個名叫Alex的男人的事。說來諷刺,我是當真一點也不清楚。這麼多年以來(儘管我的身體和我的記憶曾經停留在永遠的那一年裡)我唯一能肯定的是,他不只會殺死我,而且他已經殺過我,殺過許多次。

這麼說很奇怪吧,但是連「相信他」這種事都發生了,其他事根本狗屁都不足為奇。沒錯,Alex Pajitnov,他根本不是個他媽的翻譯,不是一個會守信用的人,甚至也不叫這個名字。我起初相信憑藉自己的小聰明可以應付他的狡詐,那個自稱彰一的男人望見我們走在一起的時候露出的那種令人不適的微笑,我當時還當他是眼紅呢,畢竟......該怎麼說,Alex確實是一個非常有能力的人(這是大家公認的,可不是我說的)

後來我才發現最後知後覺的那個人居然是我。我就像是一隻直到被消化溶解掉才明白自己掉進了豬籠草裡的小蟲子。Alex是真的會除掉任何對他已經失去用處的人,我到死還不知道自己把自己放進了怎樣的險境裡。


但是起初我是想不起來的。每一次醒來時我們都會失去一段記憶,後來我才從到手的訊息裡得知,這是研究人員們用來保全安寧的手段。有人和我說第一批次的那些人腦子裡被植入了不該存在的東西,我們這些人才是"正常"的。這樣的觀點一直深植在我的認知裡,一直持續到Alex和我合力駭入了研究中心為止。

我們開啟了那扇作為臨界點的大門。從這裡開始一切都毀了。Alex一邊帶走他想要的資料,順口問了我有沒有興趣知道自己身上真正發生過的事。我就不疑有他地把自己所有的記憶資料都下載下來了,然後從那些記憶裡我看見Alex。全部,全他媽的都是Alex。他時常"贏",而在他獲勝以前,他就用上許多方式殺死我。用槍射殺、把我扔在禁區裡、讓我去當吸引敵人注意的誘餌、有時候甚至是熊或者野狗代勞。我根本做不出反應,腦袋一片空白,連憎恨或者恐懼都消失殆盡。然後我就在這了。


至少他確實是俄羅斯人。儘管俄羅斯的天氣真他媽糟到極點,我又有哪裡可去?自從被那個喪心病狂的男人帶離露米婭島之後,我被安置在他的組織裡,在一間獨立的房間裡很長一段時間,久到他們確信我不會再試圖自殺,或者不會再進行任何積極或消極的反抗行為。反正即使自殺也死不了,我不禁想到自己以前是一點疼痛都忍受不住呢。沒錯,我認輸了。JP早就已經死了,被Alex親手殺死的。認知到我不得不配合,於是他們又把我放出來了。

這就是為什麼現在我能看著這篇愚蠢的PO文並且長篇大論的在自己腦子裡給予回覆的原因,因為我死了之後,好像忽然就自由了一樣,說了你可能也得眼紅,我有了自己的房子(Alex的混帳組織發配給我的 大 豪 宅 !)超—高檔的電腦、當然還有喝不完的可樂。除了偶爾得重複數十次說服自己過去的一切全都不算數、或者有時必須和Alex搭擋執行什麼見鬼的資訊竊取以外,我覺得現在的自己過得挺好的,好得不能再好。


只是就算過去全都不算數,也再沒可能回去了。





-

腦洞解說

JP和Alex聯手駭入研究中心之後,除了炸島以外,Alex讓JP把以前被洗掉的記憶全部下載回來,也算是對他坦白自己做過的事....(。

之後受到衝擊的JP被Alex順手拎回組織,吸收成為組織的人,完(完個頭

评论(4)
热度(16)

© décadence 喪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