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écadence 喪鴉

文和圖都耕,慣性蹲冷門
王者榮耀
aph
Tolkien

[王者榮耀/末日AU] 邊境公路 11


末日喪屍AU,各種私設

cp主鎧約

01+02

03

04

05

番外1

06

07

08

09

10



11


「你沒事真是太好了。」

鎧這麼說著,細細凝視著他。百里守約忽然就感覺難為情了起來。這原本應該是他想說的。他試著坐起來,身體各處仍然傳來無法忽略的疼痛,不過麻醉劑似乎是已經退去了,至少意識非常清楚,也因此他很快地察覺到了自己的身上是一絲不掛的狀態。

「為了處理傷口就先脫掉了。」

鎧將整齊疊在一旁的衣物遞給了魔種青年。百里守約倒是不介意這種事,畢竟都是男人,沒什麼不能看的,以往在研究所的時候,也已經非常習慣脫個精光地接受各種身體機能例檢。

相較之下尾巴的存在在此時反而最令他困擾,因為那是鎧絕對沒有的東西,也是他終究不是人類的證據。


他接過自己的衣服,一邊穿上時,才發現軍人在篝火上方架了一個鐵鍋,裏頭已經燒滾了水。百里守約感興趣地豎起耳朵,拉上夾克的拉鍊,暫時將方才正在意著的事情拋到了一邊去。

「你要煮什麼嗎?」他問。

魔種青年對自己的廚藝還是挺有自信的,大概是和槍法差不多的程度。見他好奇地湊上前來,鎧便稍微讓開些,將手邊僅有的食材遞給他看。

「玉米、包心菜、一些不怎麼美味的軍用乾糧......城裏暫時是回不去了,後來又發生了第二次脈衝,新的通訊器也斷線了,我們今天恐怕得在這過夜,晚餐也只能將就點了。」


百里守約對著那些不起眼的食材打量了一番,鎧並不知道魔種青年已在腦中迅速擬定了一份簡單又快速的食譜。雖然有些材料需要另外採集,不過周遭的森林裡基本都能找到。「不介意的話讓我來煮吧?」他坐到鎧身旁的空位,順手接過對方遞過來的折疊瑞士刀,嫻熟地處理起食材來。

鎧首先是注意到對方截去菜根的動作俐落且一氣呵成,接著就連切丁也一點都不馬虎,這使他著實一愣,「你的刀工真不錯。」他誇讚道。百里守約微微一笑客氣地道了謝。


原本該是止於此的,然而、待他們一同採集了一些可食用的蘑菇和野生辣椒,完成的料理入口時,又是另一種層次的誇讚了。這種時期的伙食無論是誰都不可能多抱期待,可是百里守約的廚藝確實讓他大為驚嘆。


「還行吧?」魔種青年有些緊張地抬頭看了看鎧,稍微裹緊了身上的外套。

「說這種話就太謙虛了。是為了弟弟磨練出來的吧?」

鋼碗裡飄散出來的熱氣,更是令這份美好的晚餐顯得美味無比,氣氛難得變得輕鬆起來。因為燃燒的熱度,森林裡的喪屍都往城邊聚集過去,在這片曠野裡反而十分安全,暫時沒有需要擔心的威脅。


「是啊,我的目標是做出玄策願意吃的蔬菜!」

說著這話的時候百里守約的聲音帶著精神奕奕的自信,但是沒有持續太久,隨即他又有些落寞地垂下了耳朵。鎧看在眼裡,知道現在他不在玄策的身邊了,就算僅僅只是提到那孩子的名字,也會被擔憂壓得喘不過氣吧。


他沈默地拍了拍再次試著打起精神的百里守約,心裡想著的是這個人往自己身上背負的責任,即便出自於愛,仍是太沈重了。在這樣一個必須十分努力才能活下去的世界裡,百里守約卻是一個不曾想到過自己的人。是自己怎麼樣也無所謂的、太過溫柔又決斷的那種人。

他不禁想起他的父親和母親,他們同樣背負著責任而死,許多他的同袍也是貫徹軍人的職責死去。

但是榮譽感尚能被放棄掉——即便會被受盡嘲弄。可是,愛並無法。


「如果之後我們再次分道揚鑣,希望你記得一件事:別太勉強自己。」

鎧沒有阻止自己說出來。他不願擔這樣的心,但是更不希望百里守約死去。即便若他真的死了,自己也許根本不會知道。

「我希望你能好好活下去。」


會說出這樣的要求不是毫無理由。迄今為止鎧已經飽嘗分離,他所深愛的家族、他幼時成長的小鎮,譬如他的月光:現下已是生死未卜的露娜。

百里守約聽見他說的話,手邊的動作動作停了下來。魔種赤色的眼神閃爍著,似是有人曾和他說過相似的話語。「要照顧好彼此,知道嗎?」

是紅吧。心中響起的那把明媚的聲音。他又想起紅讓他們讀過的雙城記,為了深愛的人而自願死去的雪尼‧卡頓(*註1)。


「我希望你能告訴一些事,鎧,」

百里守約再一次開口。他轉過頭去望向軍人,原本因回憶而出神的雙眼變得堅定起來。

「為什麼這座城市會被肅清?改造者對軍方而言有什麼利用價值?這些事情也許和我們有關聯,能讓我知道麼?」


他想起、他想起......他想起了曼奈特醫生和他的女兒說過的話:「我從監獄的窗戶看過月亮,那時它的光使我難堪,總讓我想起它也照耀著我失去的一切......」 (*註二) 所有他所想起的,之於他也是一樣的:失去遠比擁有更強烈,而去尋回它們,比什麼都來得重要,他能夠為此孤注一擲。

似是這樣的情緒太容易理解,鎧沒有太多的猶豫就回應了他。儘管第一句話帶來的並不是什麼好消息。

「我不知道ARI的人為什麼要捕捉改造者,」

軍人撿起一塊燧石,在沙地上寫下了一到五的數字。

「但是,他們肅清這城市並不是因為改造者的緣故。」

「朱諾市其實早就已經混進帶原者,基於軍方的標準,如果帶原者的被發現日是1號,」他在數字1的旁邊劃上一個叉。「必須在2號以前,中斷對外聯繫。」又在2的旁邊寫上了火車的英文。

「然後,在3號進行評估和肅清。朱諾市早在兩天前就應當『執行』,但是這項情報被控制住,連我們TGW的人都不知道,直到廣場會面時才從他們的隊長口中得知,而這,已經是5號的事了。」

鎧在數字5的旁邊寫上了一個大大的問號。「他們不會允許這麼大的漏洞產生,因此我在想,從2號開始,朱諾市的對外交通已經全都是只許出不許進了。只是城內的人沒有被知會而已。畢竟,交通的延誤和中斷原本就是很稀鬆平常的事。」

「木蘭隊長給了一個大膽的猜測:ARI是想藉此機會,把這座城市的下場作為一個幌子,營造出包庇改造者就會遭到肅清的假象。2號開始的交通管制是第一次”對外宣傳”,而真正的執行則是第二次的宣傳,至於原因,我們百思不得其解......」


一長串的解釋,百里守約聽得愕然,他有許多問題想問,便挑了一個最粗暴的:「可是如果肅清的時候人都被殺光了,第二次宣傳根本無法流傳出去不是麼?」


「不,」鎧搖了搖頭。「有一列火車出城了,我想是被故意放跑的。」


......啊,是了。


他這才猛然想起,他確實見到一輛火車冒著黑煙急駛而去,帶著火星和斷裂在車身上的鋼筋,像是一顆墜落地球的隕石。如果那輛火車中的倖存者確實將這份消息流傳開來,那麼,接下來、其他城市的人們勢必將會開始對魔種產生強烈的敵意吧,無論是殺害或者上報給軍方。雖然在這些訊息中,守約總覺得似乎漏掉了什麼,一股弔詭的怪異感。

但是無論如何,玄策的處境都會變得更危險。這是無庸置疑的。一道消息擴散開來的速度,遠超過一般人的想像。

「我也想要活下去,活著找到玄策,這是我最大的願望了。」


魔種青年抬起頭看著星空,萬里無雲。

明天想必會是再次出發的好日子吧。





tbc

註一:  雙城記中,雪尼·卡頓為了幫助心上人的愛人(查爾斯·丹尼),買通獄卒,潛入監獄,將丹尼迷暈,並頂替了丹尼,代替他被處死,

註二:出自雙城記第十七章。



跟我

跟我說

跟我說話

(亂跳)


评论(26)
热度(101)

© décadence 喪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