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écadence 喪鴉

文和圖都耕,慣性蹲冷門
王者榮耀
aph
Tolkien

[王者榮耀/末日AU] 邊境公路 13

末日喪屍AU,各種私設

cp主鎧約

01+02

03

04

05

番外1

06

07

08

09

10

11

番外篇02

12



13



冷風呼嘯過耳際,疾駛揚起的沙塵刮得他臉頰刺痛。魔種青年瞇起眼、踩穩車門邊的階梯,先試著推了下車門,如預想中一樣聞風不動。於是青年舉起槍托敲開門鎖,直接破門而入。

他動作俐落地鑽進了車廂內,一瞬間風聲就被拋在了身後。稍微觀察了下車裏的環境,周遭十分昏暗,一整排窗戶全都放下了深紅色窗簾,儘管如此,作為魔種的守約仍是迅速適應了裏頭的光線。他蹲伏在門邊,轉了轉頭頂的獸耳,接收著來自四面八方或細微或嘈雜的聲響,敏銳的嗅覺在這節車廂尚未聞到任何屬於人類或其他生物的氣味,卻是一股刺鼻的彈藥味。他的視線向前掃去,很快就發現了這節車廂的奇怪之處:這裏沒有任何座椅。


相反地、許多看上去完全不適合供人乘坐的鋼製箱型物取代了本應放置座位的地方。箱型物共有六架,每個箱子上都安裝著一台類似機槍的武器,十分龐大,足足有半個人高,看上去有些懾人。槍口伸出開了特製小窗的壁面,似是隨時能夠對外發射。百里守約謹慎地走上前去,細細審視著基座上的精密面板,上頭寫著的文字既非英語也非漢字。他伸出手摸起一點落在窗邊的火藥屑,嗅了嗅發現是普通的彈藥,和自己身上的這一盒應該相差無幾。



他記起了鎧說過「武裝化」這個詞。武裝化的火車,這一路行來多少也有耳聞,那是近兩個月內才逐漸出現在人們視野裡的重裝化火車,不但在車頂、車廂內安裝了大量對喪屍武器,也配備著招引喪屍的高頻電波和驅散喪屍的低頻電波基地台。

這樣的列車不但能夠有效清除僅存的交通網附近的喪屍,防止交通中斷,同時也能載送更大量的軍人到各地蕩除喪屍。

他萬萬沒想到,自己腳下這台便是第一批被武裝化的火車,1157號。

在他和玄策第一次見到時,只聽旁人說了它號稱能駛至「島」上。所謂的島,其實只是民間用的非正式代名詞,是指那些被軍方重陣把守的居住區,通常是舉足輕重的交通要塞、經濟點,或者不可或缺的農林原料產出地。島可以說是目前世界上最安全的地點,只是幾乎與世隔絕,若是平民的話,只可進不可出,而1157是當時他們所在的車站裡,前去西方的島的最後一班車。

他還真沒想到開往樂園的列車,竟是一台移動式軍事堡壘。


儘管四下暫且無人,百里守約仍是壓低身子,極其小心地開始前進。他的行走能夠做到無聲無息,只要他想這麼做的話,所以避免被發現應當還不算困難。魔種青年一路移動到了通往下一節車廂的門邊,再次蹲伏下來,停留在那兒仔細聽了一會兒門的另一頭的動靜。儘管由於車輪碾壓過鐵軌的聲音太過巨大,他花了一點功夫才辨認出一種十分奇怪的持續性低響。

有點像是不斷轉動發條的聲音,聲響之間有極短暫的間斷,聽著聽著,竟感到有點熟悉。


想了半晌也想不起來是在哪裏聽過這聲音。他小心地站起身來,垂下耳朵以免被看見、試著從門上的小窗望向隔壁。一個一閃而過的人影讓他心中一驚。百里守約迅速躲回門後,同時訝異著自己怎麼沒有嗅出屬於那個人影的氣味,無論他是人類或喪屍,除非是這兒的火藥味太濃,蓋住了其他味道。但是這樣的事幾乎沒有發生過。


「......兩分二十三…衝擊準備。」

模糊的人聲從門縫裡傳來,那聲音屬於女性,這倒還是其次,他未料到竟然還是漢語。魔種青年睜大了眼睛。他以為自己不會更驚訝了,這裡的事還是超出了他的預期。他握緊手中的槍枝,開始不確定自己該準備攻擊還是逃跑。思量著望了一眼自己進來的那扇門,儘管因為距離被拉開,門口也為機槍基座遮住而無法看得清楚,百里守約仍是試著估算了一下自己跑到門邊需要多少時間——如果不出意外,不需五秒。

他決定暫且靜觀其變。


門後的人正輕巧地走動起來。從足音聽來是一個身形輕盈的女性,然而緊接著還有另一個人的腳步聲,穩定、不輕不重,隨之響起的聲音讓百里守約確認了另個人是年輕的男性。「確認一下供氧量。做好衝擊準備。」他聽見那人這麼說。那個男人的聲音令人不得不留神,從容不迫卻又頗具威嚴。女性應了聲是,接著車廂頂部的廣播器忽然傳來一陣電波干擾。

百里守約原本正凝神細聽,被這突如其來的聲響嚇得震了一下,尾巴的毛都蓬了起來。原來是廣播響了。

「全體組員注意!本班車還有兩分鐘進入朱諾市區,請做好衝擊準備。已確認市區狀態為極危,請戰鬥人員同時至第八車廂預備殲滅。重複一次,請戰鬥人員至第八車廂,預備殲滅。完畢。」


那廣播十分簡短,很快就切斷了。百里守約分毫不差地立刻抬頭去看車門——門邊大大的數字8,讓他整個人又再次緊繃了起來。看來第八車廂正是自己所在之處,這裏的機槍武器肯定是對喪屍作戰的核心裝置了。被稱作戰鬥人員的人們很快就要抵達這裏。他只剩下不到一分鐘做出決斷。


沒有太多猶豫,百里守約將手中的槍上了膛。他朝著自己進來的門邊跑去,蹲伏下來,槍口對準了車廂盡頭的廂門,豎直耳朵仔細聽著另一邊的動靜,等待著那扇門被開啟。

若是來者展現絲毫不善,他便會毫不留情取對方性命。

然而、無法察覺的氣味、讓他感到熟悉的發條聲,卻又令魔種產生了無法控制的好奇。他知道這份好奇在此時此刻是要不得的。

一陣輕微的腳步聲靠近。接著,門開了。



和預想中不同,竟只有三個人進入這車廂。百里守約詫異地看見其中一人頭頂竟也長著一對獸耳,看那形狀和輪廓,似是兔子之類的齧齒類動物。

然而三人當中,率先發現了被破開的車門,接著看見了百里守約的人,卻不是那個魔種女性。

「改造者?」


這麼問著的少年有著一頭奇異的淺青色長髮,他驚訝的語句讓另外二人的視線瞬間鎖定了百里守約。守約維持著槍口瞄準的姿勢,不著痕跡地向後退了一步,也未即時回答。守約赤色的雙眼似是只盯著那名少年,餘光卻同時注意著另外兩人的一舉一動。

「這是怎麼......」

「只要你們沒有敵意,我不會開槍。」

百里守約打斷了少年尚未說完的話,語氣十分冰冷。若是鎧看見自己這樣的神情,想必會感到驚愕吧,他忽然這麼分神想起。

「請你們回答我兩件事:這輛車要去哪,其目的地與航線是否和三個月前相同?」

「目的地是相同的,可是該地的所有者可是早已易主。」青髮的少年冷靜地回答了他。停頓半晌,又奇怪地問道:「你去那裡做什麼?」


「找一個人。」


「嘿,別緊張,你瞧,我也是改造者。」

一旁的魔種少女出聲道,試著緩和氣氛。


百里守約認出了那正是方才在隔壁說話及進行廣播的女聲,他轉而看向她。魔種少女從頭髮、雙目到衣飾都是楓葉似的橙紅,只有一對雪白的兔耳在頭頂一晃一晃。然而,儘管對方確實是魔種,百里守約仍然沒有放下槍的意思。

而同時被槍指著、又被狼的魔種盯著,似乎讓少女有點出自本能的逐漸感到害怕。她往少年身後縮去,小心翼翼地道:「狼先生,無論你信不信任我們,我勸你先抓好旁邊的欄杆,一會兒要進市區了,會產生很嚇人的衝擊。朱諾市區剛受肅清,鐵軌上有很多障礙物,這輛車會把它們全部撞開才能繼續行駛。」


「我剛剛聽見廣播,你說戰鬥人員到八號車廂,怎麼就你們三個人?」


「這車是搶來的,還沒部署好呢。會這樣說只是我的廣播習慣而已......」


「你們...你們怎麼會搶下軍方的火車?」百里守約驚訝地問。


車身忽然一陣搖晃,伴隨著駭人的碰撞聲。他不得不聽勸地抓住了門旁的欄杆。青髮的少年見對話能夠繼續,自顧自地走到一旁去操控起了機槍基座的觸控面板,似是開始進行他們所謂的「殲滅準備」。百里守約還想問些什麼,忽然那扇門再次被開啟了。毫無預警地。所有人都回過頭去。


「我就想說怎麼這麼熱鬧,看看這是誰搭上車了。」

隨著話語步入車內的高大男子,瞇起眼朝百里守約微微一笑。正是那個和魔種少女對話的男人。他一頭顏色極淺、近乎銀白的長髮束在腦後,使得男性那雙異色的雙瞳更為醒目。他們所說的語言全都是漢語,然而直覺性地,百里守約從這個男人身上察覺了危險的氣息。

「......」


隻身旅行所教給他的便是隨時留給自己後路。在瞥見魔種少女一翻袖口、一絲金屬反光一閃而逝的同時,百里守約以極為驚人的速度先發制人——他猛地抓住了離三人有些距離的青髮少年,槍口向上抵住了少年的咽喉。一時之間,所有人之間的緊繃感瞬間拔高,事態變得一觸即發。


「把武器都放下,我就不傷這個人。」百里守約沈聲說道。


「阿離,棄械。沒事,都照您的意思,有話好說。」

儘管如此,唯獨那男人依舊是不慍不火。被他抓住的少年也安靜得很,雖然身體有點僵,卻沒有絲毫恐懼顫抖。

被喚作阿離的少女聽話地扔下了幾根長長的銀針。百里守約很快瞥了一眼,視線復又落回白髮男人的臉上。男人也不迴避,直勾勾地回望著他,百里守約發現他的瞳孔十分細長,像是爬蟲一類的毒獸。

「不如,讓我們從自我介紹開始吧。我是明世隱,也是這輛車的目的地『B-17島』現任的控制者。那被你當成人質的孩子名叫弈星,只是個人類,請溫柔一點對待他。」

明世隱說話時帶著的微笑,卻未給人任何溫度。反而是讓人不快的壓迫感。

「那麼您呢?魔種先生,敢問我們該如何稱呼您,才不失禮數呢?」







-


2017最後一更(爛)

明世隱的故事角色本來是原創的角色,剛好官方出了明世隱,定位也挺適合,就趁機讓他頂替上去了,好私心喔(自己也知道

评论(7)
热度(77)

© décadence 喪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