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écadence 喪鴉

文和圖都耕,慣性蹲冷門
王者榮耀
aph
Tolkien

[王者榮耀/末日AU] 邊境公路 14

末日喪屍AU,各種私設

cp主鎧約

01+02

03

04

05

番外1

06

07

08

09

10

11

番外篇02

12

13



14



這一路來百里守約見過各式各樣的人。守衛、軍官、平民、惡棍、窮人、富人,唯獨和自己相似的魔種反而很少見到。首先,會出現在城市的魔種本就少之又少,人類畢竟也很害怕他們。即便有著魔種專屬的難民營,也是在十分荒涼之處,偏離火車行駛路徑。這兩年間,他和玄策只遇到過一次同類:是一隻禽鳥的改造者,有著烏黑的翅膀和髮色,卻不能啼叫。而且他們並未有任何對話,僅是匆匆一瞥,互為過客而已。


眼前這一批魔種,因此顯得更加奇異。進入車廂的三人之中,只有一名人類,除了那兔子魔種少女以外,另一名改造者看上去是某種貓科動物,氣勢上竟和自己不相上下。而後再加上這名自稱明世隱的男人——百里守約從那雙異色且細長的眼瞳猜測他大概也受過某種改造。

百里守約稍微向後退了一小步,槍口依然抵著名叫弈星的少年的下頷,他打量著四人身上得體的衣飾和儀容,開口道:「在這樣的世局之下,你們過得似乎挺好。」

他甚至不確定自己語氣裡是否有著調侃或嘲諷,還是驚訝更多一些。聽見這樣的語句,明世隱的笑意加深了些,他笑的時候會微微瞇起眼,森然的氣息倒是減弱不少。

「我的能力,對於藏匿和佔領據點都有著絕大助益,至於方式為何,先容我賣一賣關子。不過,依我看,您也應該是我族類,如何,要加入我們嗎?」


「我剛才已經說過了,我在找一個人,無法多做停留。」


「那麼,您為何會在這輛車上,能否給我們一個解釋呢?」


百里守約沒有立刻回答。他望了魔種少女一眼,他之所以搭上這輛列車,少女應已略知一二。被稱作阿離的兔子魔種沈吟了半晌,也決定先行開口向明世隱道:「他想找的人應該先前搭上了這班車吧。」


「哦?」


「B-17島有其他改造者嗎?」百里守約直視著明世隱隨之望向自己的雙眼。白髮的男人挑起眉,雙手抱胸微笑道:「真想知道的話,先把弈星放了,我就告訴您。」


「放了他可以,但武器我要留著。」


「這是當然。」


百里守約將槍從弈星身前移開,把少年推向他的同伴。明世隱從善如流地把弈星拉到了自己身後,那異色的雙眸再度隨著微笑瞇起。

「沒有了。B-17島內,除了我、離和虎以外,沒有其他改造者。」


「……」


「虎」指的應該就是那個貓科動物的魔種。儘管明世隱的語氣聽上去誠意十足,但那不變的微笑卻令人感到戲謔。百里守約冷著臉不說話,總有種被戲弄了的感覺,本能上不能完全相信,他平淡地回應道:「我必須去親眼看看。我為自己方才的失禮道歉,雖然無法加入你們,但我保證不再做出對你們有害的事,請讓我去一趟島內。」


「行。」


明世隱意外爽快地做出允諾。不過,和守約預想的相同,這個老狐狸似的男人肯定不會白白給人利益。在男人貌似要轉身離開這車廂時,又隨口提起似地道:「雖然有些強人所難,但若您能和我的同伴們一起進行稍後的殲滅行動,我會更加感謝您的。」


「......我知道了,那就告訴我怎麼做吧。」

百里守約暗自頭痛自己似乎惹上了最不想攪和在一起的傢伙。然而,無論如何,在確認玄策到底在不在B-17島之後,他就會立刻和這夥人分道揚鑣,現在估計也只能妥協了。明世隱似是對此結果十分滿意,留下一句阿離會教你怎麼做之後,就帶上名叫弈星的少年一同離開。

百里守約望著那個男人的背影,心中百般思緒,也不打算和生人吐露。

過了一會兒,他便主動上前去問那魔種少女自己能幫上什麼忙。


「嗚啊!這、這個嘛,」

少女不知為何被他嚇了一跳,似是由於動物基因的天性,她和守約對話時總是有些提防。不過她還是壯起膽子,伸手拍了拍一旁冰冷的槍座。

「我們雖然和人類不同陣線,可想要殺死這些喪屍的目的是一致的。所以,經過淪陷區的時候,明大人和我們說過能除掉多少喪屍是多少。如你所見,這是輛武裝化火車,這些武器全都是正常運作的。我來教你用吧。」


她領著守約去到方才弈星調整好的控制面板前。面板大約到腰部位置,看上去就像是一座十分普通的液晶螢幕,不過面板角落有些閃爍不定的視窗,正快速地執行著複雜的程式代碼。


「這個是弈星重寫的控制權,」少女見他視線落在那黑色視窗上,開口解說道:「才好讓我們控制這些武器和這輛火車。如果是軍方控制的,就需要特定的身份才能使用上頭的一切設施。現在這些機槍已經啟動了,我們要做的就是像這樣站到基座上,對外有瞄準鏡窗口,也能單靠裸視瞄準,扣板機就行,這是自動機槍。然後其實我們已經錯過一半以上的淪陷區了,所以趕緊上工吧!」


在魔種少女輕盈地跳上基座時,一直沈默著的、被稱作虎的青年終於開了口:「阿離,別跟他說太多啦。」他語帶不悅和一絲奇異的敵意,令守約挑起眉來。百里守約本就是罕有畏懼之心的人,不避諱地望了那紮著紅褐色馬尾的青年一眼。

他思量了一會兒是否應該誠實告訴他們:自己並不介意一句話也不聊直到抵達B-17島。不過如果稍加留意,虎也許是在為別的原因而埋怨也說不定。

是鎧的話應當能夠解讀出什麼有趣的事吧。

不禁又想起那個能夠適切地體察到自己心情的男人,偶爾說出帶點風趣的話,在他因為受傷不便時替他套上短靴,守候在營火邊照看自己整夜......才分開不到半日,他已經懷念起身邊有著能夠信賴的人的感受。

有個安身之處,對誰而言都是很奢侈的事吧。



帶基座的機槍和狙擊槍可說是天壤之別。這樣的機槍沒有後座力,但是即便裝置了消音器以保護使用者的聽覺,槍響依舊大得嚇人。人類使用它的時候興許是得戴上耳罩,而守約只能折下頭上那對狼耳,讓它們不至於接受全部的噪音。

他們在已成焦黑廢墟的朱諾市內盡可能射殺所有目光所及的喪屍,他的槍法本來就精湛,即便是移動時也能把不開鏡的甩狙做得淋漓盡致,換成機槍自然也不會差到哪兒去。名喚阿離的少女偶然看見他的槍法,看得驚呆了。

「你好厲害啊。」她不禁發出讚嘆。


「嗯?我也很厲害啊?」

不料少女隔壁那貓科的魔種青年立刻大聲抗議。少女皺起眉頭嘖了他一聲,「我有說你不厲害嗎?」然後便忽然賭氣起來,埋頭對著外頭一陣掃射。

即使槍聲嘈雜無比,那青年復又發出的得意洋洋的笑聲仍然傳進了百里守約耳裡。


百里守約此刻沒來由地湧起想要換一座機槍,以便離他們倆人遠點的衝動。他盡可能按捺住這樣的想法,寡言而安分地執行自己的工作,直到列車徹底通過朱諾市區。

在幾次駭人的碰撞後,火車駛進了朱諾市中央車站。他和鎧待過的那間小旅店、那座高聳的城門、已經被燒成灰燼的難民營集市,全都快速地向後退去。重裝的火車撞開了車站盡頭、堵住道路的最後一處瓦礫石堆,出了車站天棚,從機槍窗口他短暫地見到天光,不出幾秒時間,又被衝進隧道後、自四面八方湧上的黑暗吞噬殆盡。





-tbc



我  

我乖!!! :D

评论(14)
热度(75)

© décadence 喪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