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écadence 喪鴉

文和圖都耕,慣性蹲冷門
王者榮耀
aph
Tolkien

[王者榮耀/末日AU] 邊境公路 15

末日喪屍AU,各種私設

cp主鎧約

01+02

03

04

05

番外1

06

07

08

09

10

11

番外篇02

12

13

14



15



隧道內沒了陽光,氣溫直線下降,冷風從機槍旁的小門不斷灌入,車廂內昏暗無比,在在添了幾分陰森。伸出車外的槍管非常短,且能向內收進,因此不至於撞上隧道牆壁。魔種少女在控制面板上點了幾下,百里守約負責的那架機槍就和其他所有的機槍一樣,自動折疊起槍身,縮進車廂裡,收納了起來,像隻乖順的灰色大狗垂下頭顱。


百里守約因為寒冷不由得離開了窗邊一些,又不是很想離那小倆口太近,遂抱著自己的狙擊槍坐到稍遠的地方去,一個人沈思著。魔種少女和名叫虎的青年低聲交談了幾句,過了一會兒,輕盈的腳步來到百里守約面前。

「還有至少六個小時才會抵達島,你想吃點東西嗎?」


少女的語氣謹慎。百里守約抬頭看了她一眼,搖了搖頭:「不用麻煩了,我就待在這就好。」


他不是很想和這些人交流得太深入,儘管魔種少女不斷對自己釋出善意,但她方才在自己挾持了弈星時、手裡立刻亮出暗器的事,自己可沒這麼快拋諸腦後。雖然那也是他先動手的緣故。估計只是回到最初的那個自己了吧,百里守約這麼想著。除了玄策和紅以外,誰也不相信的自己。


「既然都是同類,沒必要分敵我。」

虎不甚苟同地出言道,顯然是看出了百里守約一直維持的警戒,對他對待魔種少女的態度感到不滿。然而百里守約也沒有加以否認的意思,只是靜靜地坐在那兒,平淡地回應道:「即使是相同膚色的人類,都會因著地域、語言、宗教而分成不同國家和陣營,更何況我和你們根本不是同樣基因型的改造者,所以我並不覺得我們是同類。」


「這傢伙說話怎麼這樣。」虎莫名其妙敗下陣來,摸摸鼻子看向魔種少女。兔子魔種垂下耳朵嘆氣,似是也拿守約沒輒了,不打算繼續強求他配合自己的提議。

「好吧,好吧,我們就在前面車廂,有什麼需要還是能來找我們。對了,我的名字是公孫離。」


百里守約沒有回應,只是再度頷首表示理解。


「還有,那個......別隨便動第七車廂的東西喔。」少女臨走前,朝他雙手合十做出了拜託狀。


百里守約眼裏閃過一絲微妙的神情。


公孫離和虎一同離開後,沒過幾秒鐘,百里守約就站起身來,目的別無其他,正是直奔前面的第七車廂。


這個公孫離,要不是太陰險、就是太天真,居然放出這樣的資訊給他。那節車廂正是明世隱和公孫離最開始交談的地方,那裡傳出了某種讓自己感到熟悉的持續性聲響,要不是公孫離提起,他差點就要忘了。


魔種青年將手掌覆上了門邊的感應面板。居然沒有密碼鎖,也沒有生物鎖,那扇門——估計是因為控制權已經被複寫的緣故——就這樣輕易地向一旁滑了開來。


-


「武裝型火車被盜?!這怎麼可能?」


木蘭將手中通訊器重重摔到餐桌上,並且用力放下了手中的叉子,聲音之大,使得全桌的隊員耳朵都有些疼痛。身為副手的鎧對此早已司空見慣,面色冷靜地勸說道:「隊長,這是僅剩的幾個正常的通訊器了。」不過TGW活傳說一般的女隊長並沒有理會的意思。


「一台武裝型火車等於是十台幽靈坦克的火力,連這種東西都被偷走,請問國安部最自豪的維安部隊到底在做什麼?這東西落入誰的手裡,火車自帶的衛星定位器為什麼失靈,這些資訊全都不明朗,你們是在和我開玩笑吧?」


「我們沒有開玩笑。那台列車最後前往的城鎮是朱諾市,經過時間是昨日,和你們最近,所以上頭委託你們去找。」


通訊器裡的男聲聽上去也是十分頭疼,但是他的頭疼並無法阻止木蘭繼續質問下去。TGW的隊長一向不是願意接下不清不楚的任務的人。她看重隊員更勝過上司交代的職責,也因此她的小隊裡多是願意為她賣命的人。


「說明白點,你要我們徒步去『找』一台火車?而且還是武裝型?」木蘭握緊叉子,憤怒地插起一塊罐頭里雞肉塞進嘴裡,還神奇地能夠保持口齒清晰。

「那種火車可是你們國安局改裝的,它的殺傷力,你們最清楚。連軍用直昇機都未必能安全接觸,現在你說要我們去盲目地搶回它?至少也給我些像樣的火力吧!還有,我們的基地台和電波發射器都壞了,拜ARI部隊的脈衝攻擊所賜。所以別說是讓火車上的偷車賊繳械了,現在我們可是連喪屍都驅散不了。」


「這…我會和上面轉達。」


「火車編號是1157嗎?」鎧忽然問道。


通訊器的另一端沈默了會,才道:「你怎麼知道?」


木蘭看了鎧一眼,鎧也無語地回望她,而後他們同時嘆了口氣。

「那火車乒乒乓乓地一路撞進朱諾市裡,然後一邊著火一邊揚長而去,這麼大的動靜,方圓兩公里內的人不想注意到都難。鎧當時剛好在航線附近,他第一時間記下了火車號。」

木蘭沈下語氣,聲音裡帶了點警告的意思,臉色也變得十分不善:「半日內,你們若能補全我們小隊的火力,我就接下這個任務。否則免談,別想讓我的隊員去白白送死。」

說完,木蘭就切斷了通訊。


要說這兩日通過了朱諾市的火車,除了肅清最開始逃掉的那輛普通民車以外,就只有1157列車了。某方面而言,這也算是注定吧。鎧心中的另一個秘密,只有他一人擁有。關於百里守約上了那車的事,他還沒辦法和木蘭說。對此,以及對他心中逐漸堅定的決定,他不禁感到愧疚。


吃完晚餐後,鎧要求先行離席,獨自一人步出了臨時搭建的軍用營帳。壓抑已久的焦躁終於得以顯露出來,但是無處宣洩。鎧的心中千頭萬緒,厭惡於這無計可施的情況,銀髮的軍人重重呼出一口氣,抬頭望向漆黑的夜空。

他竟然這麼不小心!自以為是地給予幫助,卻是把守約推到了無法想像的危險之中。連武裝型火車都能佔領下來,那恐怕是一群有著強烈侵略性及野心的人,而且目的完全不明。他們會抓到守約嗎?會傷害他嗎?他腿上的傷還沒好起來啊。

他知道自己等不到半日後了。


擅自離隊是要接受嚴厲的懲處的,但是現在的他恐怕無法再顧慮更多事。他已經放任自己失去露娜,他不能再忽略自己還能夠掌握住的一點可能。鎧握緊口袋裡的鑰匙。那台G300系列、德國製的軍用越野車還有足夠的燃油,加上額外改裝的油電混合引擎,兩顆備用太陽能電池,大約還能行駛八百公里左右。待到白晝,電池還能交替著使用和藉由日光充電。


鎧把自己應該交代的,包括守約的去向、自己的去向、以及自己在接觸1157列車後,將會發送後續訊息等補充事項,寫成一封加密訊息,傳送給了木蘭,而後,他將兩把槍、一些彈藥和簡單的補給品扔到副駕駛座,發動車子離開了那裡。


手臂裡的追蹤器因為脈衝而失效,而這就是他做出的第一個選擇。他要去找守約。


至於他沒來得及聽到的,是木蘭在數分鐘後從營帳裡大聲的咆哮:「你再說一次?中央研究機關在那列車上搞了什麼名堂?!」


-


百里守約睜大了雙眼。冷色的粼光佈滿了整個空間,映在他的臉龐、眼裡、他的身上。他認得這些東西:一個又一個的比鄰排列著,整齊劃一的、巨大的圓筒狀培養槽。裏頭盛裝青藍色的緩衝液,偶爾從底部浮上一些氣泡,夢幻又使人暈眩。

一些尚不成形狀的肉塊,連接著錯綜複雜的管線,正沈睡不醒地漂浮在那青色的液態宇宙裡。原來,那持續不斷的、令他感到熟悉的聲音,是培養槽中負責供氧的馬達聲。轟隆、轟隆,是他從出生以前,就一直聆聽著的,取代了母體心跳的白噪音。


那是、孕育出他和玄策的「生命搖籃」,這輛火車,居然在製造魔種!



-



评论(5)
热度(80)

© décadence 喪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