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écadence 喪鴉

文和圖都耕,慣性蹲冷門
王者榮耀
aph
Tolkien

[王者榮耀/末日AU] 邊境公路 16

末日喪屍AU,各種私設

cp主鎧約

01+02

03

04

05

番外1

06

07

08

09

10

11

番外篇02

12

13

14

15



16



即使是在白晝行進,依舊會碰上被稱作遊蕩者的喪屍,更何況是夜晚,各種難纏的傢伙都會走進視線,群魔亂舞。鎧知道這一路獨行,自己勢必身處一定的危險之中。然而,即使已經習慣了發射驅逐電波的基地台的存在,一個訓練有素的特殊部隊軍人,還是有著對喪屍的傑出作戰能力。因為那幾乎可以被稱做是本能。

他將一把自動手槍上了膛放在身旁,以備不時之需。握緊方向盤繼續沿著鐵軌周邊的公路行駛。

途中經過了另一座廢城。整座城已經封鎖起來,他記得數週前那裏也曾有著活人居住,不禁萬分悵然。人類走到這步田地,究竟該說是咎由自取麼,亦或是遲來的天擇。他想起自己曾經學到過的知識——認知到是人類強行扭轉了演化規則,最終帶來無法控制的結果。早從綠色革命開始,就不斷重複著發生著的、一波接著一波的滅絕事件,或大或小,千萬種生物早已消失在這個星球上,並不新奇,只是這次滅絕的物種終於輪到了人類自己罷了。

「滅絕」並不是新鮮事,這是大實話。然而直到此時方知大難臨頭,如此的遲鈍,使得就連亡羊補牢都是奢望。


不知怎的,他就忽然有些慶幸百里守約不是人類。

該怎麼說呢。他和這樣脆弱的種族不同,也不必共同擔負身而為人類的自恃及愚蠢。百里守約從未提過自己想要融入人群之中,因此他是這麼的與眾不同,又格格不入。然而那樣的他,卻又是絕對善良的,面向著自由,甚至也提醒了他本應屬於自己的自由。在這樣的末日裡,像守約這樣的存在實在太過耀眼了些。

夜漸漸深了。

在充滿喪屍的地區,若想安全地睡上一覺,最好的方法是把車窗完全屏蔽、確定引擎冷卻後擁槍而眠。窗外下起了綿綿細雨。鎧拉上軍用披風的兜帽,推開門下車去,熟練地掀開堅硬的引擎蓋。隨車配備一種特殊的冷卻噴霧劑,能夠快速冷卻一切機械引擎。藉著噴劑的效果,待車體降回如同一塊冰冷廢鐵的溫度,鎧再度回到車內。車窗降下了黑色隔熱板,如果不開燈的話,室內將會比外頭的長夜還要漆黑。鎧置身在那片黑暗中聽著隱約蟲鳴,淺眠著似乎做了個短暫的夢:一片荒蕪的大地上,有兩匹狼,披著夜色自由地奔跑著。


天尚未破曉他便醒來了。升起窗戶隔熱板時,即便視線不佳,他仍注意到有一團黑色的物體正貼著窗戶緩緩移動。那東西發出的古怪咕嚕聲和尖嘯的吸氣聲,讓鎧確定了它是一只屍鬣狗——嗅覺器官及受器因感染而變異特化的喪屍,倚靠嗅覺而非熱視覺來偵測人類和其他活物。這種喪屍數量稀少,卻比一般喪屍更難擺脫,不過身在車內就另當別論。鎧沒有開窗給它一槍的打算,他有更要緊的事得做。他發動引擎,準備踩下油門直接把這玩意兒甩掉時,忽然一聲巨大的撞擊砸落在車頂上。


鎧抄起一旁的槍。車猛地衝了出去。原本扒在窗邊、像條蛞蝓似地磨蹭車身的屍鬣狗幾乎是立刻被甩到十萬八千里外,然而,從車頂上傳來的翻滾撞擊、以及隨之響起的尖銳搔刮聲,讓鎧知道上頭的東西可還沒離開。

「很頑強啊。」鎧不禁心想。

他讓車子爆衝了一會兒,然後毫無預警踩下煞車。原本預想的狀況,是車頂那東西會骨碌碌地滾到擋風板上,他再像打撞球似的把它給撞飛出去了事。鎧萬萬沒想到的是,摔到擋風板上的竟然不是一只喪屍或者屍鬣狗。

那是個正在罵咧不停的人。穿著輕便的黑背心,身上什麼行囊也沒有,身形輕盈,粗略看上去竟是一個少年。而當那紅髮的少年惡狠狠地轉頭往車子裡瞪來時,鎧不禁握緊了方向盤,整個人愣住了。那少年的頭頂,居然長著一對極為眼熟的狼耳!


若說有些事被稱作命運,那麼牽引著命運兩端作為起點及終點的,就是在這段故事裡的所有人了。他和守約、守約努力在尋找的人、他無法去尋找的人......鎧用力推開門,對那少年道:「玄策......你是玄策吧?」

少年原本滿是敵意的臉色起了微妙的變化。但是,鎧還來不及再說下句話,一柄冰冷的短刀已經架在了他的頸邊。以一個軍人的職業判斷,刀刃的角度與位置都能一劃斃命,十分精準,果然如守約所說,他們受過訓練,身手絕非泛泛之輩。但他卻只是冷靜地注視著百里玄策。那雙如血般赤色的雙眼,在在令他確定了這個人的身份。

「我見過你哥哥百里守約,我現在正要去找他。」

「政府的傢伙,我才不會相信你!」百里玄策雖然這麼嚷道,卻沒有真的動手。小狼崽的尾巴毛警戒地都炸了開來,鎧只得緩緩舉起拿著槍的手,感覺頸子上的刀鋒往血肉裡壓了進去,直到玄策見他是將槍放到了車椅上,刀上的力道才又鬆開了一些。

鎧一向善於察覺他人的情緒,他能看出,玄策其實已經表露出了急切,只是不願屈居於需求的一方。他沈默了下,又道:「我的軍用通訊器處於關機狀態、追蹤器也已經失效。如果需要的話,你可以把植入的追蹤器從我手臂裡頭挖出來親自確認。只是現在的當務之急是去找你哥哥,他上了1157號列車,原本是為了去找你,然而那輛車現在似乎有了麻煩。」

其實鎧也不能確定失效的追蹤器是不是就能從體內取出。只是受到統一追蹤器植入的軍人終身不再自由,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罷了。即便是亦真亦假的話語,玄策猶豫了一會兒,仍然半信半疑地放下了武器。


「讓我上去。」即便如此,少年仍然沒有完全信任他。他在爬進車內後,先是毫不客氣地一把搶走了鎧放在副駕駛座的槍,把通訊器拿起來左翻右弄地鼓搗了半天,而後再度握好手中的短刀。在他有些侷促地坐好之後,鎧才再度踩下油門。他操控著方向盤,迴轉到筆直的公路上,忽然說了一句:「你們還真的挺像的,某方面而言。」

「哈?」無法理解他的幽默感的玄策,很快又對這個男人燃起一股無名火。

「......你怎麼身上一點行囊都沒有?」鎧只得扯開話題。

然而玄策沒有再理會他的意思。少年解開腰間繫著的外套,裹到自己身上,哼了一聲背過身去。鎧本以為他只是不想和自己說話,豈料少年沒一會兒就發出了細細的鼾聲。


鎧稍微偏過頭去看了看少年的背影。他這才想起自己從未問過守約和他弟弟差了多少歲數、他的弟弟喜歡吃什麼東西、亦或是有沒有討厭的類型——他感覺自己似乎有些符合。

他還有太多沒問過守約的事了。


一直行駛到日正當中,玄策醒來的第一件事,就是檢查一遍他的戰利品們是不是還乖乖待在自己手邊。在他點過通訊器和槍枝的數量,並開始興致沖沖地研究起鎧的自動手槍時,他們同時聽到了一聲悠揚的汽笛鳴響。鎧和玄策不約而同地向左看去,一列火車向著反方向疾駛而過,並不是1157。


「1157已經登島了。」

玄策終於說了遇見鎧以來的第二句話。





--

對不起讓大家等了這麼久

上次更新兩個月前了嚶嚶嚶(化身嚶嚶怪

因為我三月底畢業回國

多了很多事情要忙所以有一陣子沒法好好寫文

希望大家還喜歡這次的更新!

應該快完結了

评论(17)
热度(97)

© décadence 喪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