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écadence 喪鴉

文和圖都耕,慣性蹲冷門
王者榮耀
aph
Tolkien

[王者榮耀/末日AU] 邊境公路 17

末日喪屍AU,各種私設

cp主鎧約

01+02

03

04

05

番外1

06

07

08

09

10

11

番外篇02

12

13

14

15

16


17


如果問鎧哪一座「島」裡頭有些什麼,他能把島的編號、編排的部隊、物資、人員規模、科學技術和著重的研究計畫等,從概要到細節一一盤點過。「島」在作為經濟重鎮的同時,亦是高度機密的軍事重地,可說是在這樣的危機中,維繫國家繼續運作的重要命脈之一。在資源有限的情況下,對島的防守投入遠勝過對城市的投入,所以,在毫無察覺的情況下丟失了一座島,怎麼想都是不可能發生的。

因此,當這樣的事真的發生時,應當被稱作是災難。


鎧不可置信地看著原本應當以重兵把守的關口。鐵灰色、足有兩層樓高的厚重大門旁,一左一右兩座高塔上的檢查站裡頭如今竟然一個人都沒有。一眼望去,只有一些長相奇異的鳥類,狀似烏鴉、又似禿鷲,縮著脖子圍繞在同樣高聳的圍牆上頭,像是一排黑色的雕像,炯炯有神的雙目窺視著地面,一聲不吭,甚是詭異。


火車鐵軌通過的隧道平時維持著關閉狀態,唯有車輛經過時才會開啟。然而眼前門戶大開的漆黑隧道,更加使人提高了警覺。這座島雖然重要,這條火車路線卻不處在交通要衝。若是為了會車而長時間維持開放也很難說得通。唯一的解釋便是B17出事了,而且是大事情,是上頭的人還不知道的事。

他將一把槍給了玄策,另一把自己帶著。魔種少年見此情況,倒也沒有表現出一絲驚慌。看來他這一路上見過的世面也已經不少了。鎧將槍上了膛,從車上取了仍維持在關機狀態的通訊器和他的行囊,對玄策道:「我們從隧道進去,跟在我後面,小心一點。」

「才不需要你提醒咧!」魔種少年呲著牙不滿道。鎧愣了愣,訝異這兄弟倆的性格怎麼差了這麼多。軍人默默地轉回身子,將一只軍用螢光棒扔進隧道深處。

不出半秒,黑暗中傳來了輕微的窸窣聲,伴隨著拖曳在地面的模糊足音。

——當然了。這樣黑暗隱密又接近城鎮的地方,當然會是喪屍們最喜歡的躲藏之處。鎧低頭看了看隧道外鐵軌上殘留的腐臭屍塊,不難想像裏頭會是怎樣使人不適的景況。除了還在行動的喪屍,還得加上一些被火車撞碎的喪屍泥。他在心裡嘆了口氣,戴上了夜視鏡,示意玄策跟上自己,步入了陰冷的隧道內。



幸虧夜視鏡比喪屍的感官來得先進,火車也才剛經過這裏。鎧和玄策沒有耗費太大氣力,就除去了大部份的喪屍,即使這些新鮮的喪屍和已經死去很久的「遊蕩者」不同,還有著強壯的氣力和不畏懼太陽的特性。鎧盡可能用最少的子彈來射殺他們,而他注意到比起槍械,玄策更傾向於使用小刀。這樣的發現使他挑了挑眉。尚未提出疑問,玄策倒是率先開了口:

「你真的見到了我哥哥?」


玄策甩去小刀上的血,視線低垂注視著雪白刀刃。鎧能聽得出少年的語氣不像先前那樣氣勢洶洶,多了許多擔憂。他當然聽得出了,這個孩子讓他想到他遺失在世界另一個角落的妹妹,既是倔強,又心懷恐懼。


「是真的。你哥哥有超一流的槍法,和一雙非常犀利的紅色眼睛,」

他們並肩向著落進光亮的盡頭走去。在那外頭恐怕是無法預估的危險在等待著,鎧卻回想起守約的模樣:他說話的語詞、偏過頭思考的側臉,既帶著防備、又漸漸靠近著自己的青年。他是否再次近在咫尺了?「他的耳邊有一小搓和眼睛同樣顏色的頭髮。廚藝和槍法一樣厲害,即使是最普通的食材也能煮成美味的晚餐。」鎧止住說話,看了看玄策,又笑道:「幸好你沒事,他很擔心你,一直在找你。」


玄策安安靜靜地聽著,面露彆扭的神情卻又隱藏不住開心和期待,胡亂扯了扯鎧的衣襬,似乎是要他再走快些。他對鎧放下戒心的速度倒是很快,也許是兩人都迫不及待想要找到守約的緣故。

不過鎧依然是秉持原則謹慎行事,確保他們在離開隧道前都填裝了新的子彈,檢查過槍枝狀況,並且打開了通訊器,將影像紀錄和定位訊息發送給了TGW小隊長木蘭,如同他先前所答應的那樣。


「欸,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啊?」

玄策在他將通訊器別到胸前時忽然開口,居然此時才想到這件事。鎧不疑有他,如實以告,但是少年接下來說的話卻令他吃了一驚。他看見玄策歪著頭問道:「你該不是ARI的人吧?」

銀髮軍人不得不停下了腳步,對這個問題認真看待:「...我是TGW小隊的人,和ARI無關。但是你怎麼知道ARI的?」


「我被他們活捉,後來又逃了出來。」

「……什麼?等等,你什麼時候被捉住的?」

「一個月以前吧。」少年露出得意的笑容,眼裏沒有一點想起不好遭遇的心有餘悸。

「救我出去的是一個很厲害的人類,他把和我關在一起的改造者全都放跑了。後來我跟著他一陣子。他教了我些東西,然後還給了我這個。」

他揚起手指了指眼瞼下頭的一個帶狀的黑色刺青。鎧細細打量那刺青的形狀,覺得甚是眼熟,後來他想起他的確在木蘭隊長的資料裡見到過。那是某個反政府游擊組織的標記,也象徵著習得了某種不外傳的技術。槍法、製藥、暗殺、駭入等等,可說是五花八門。


反政府組織的人,隨著喪屍危機的擴散,本就如雨後春筍般越來越多,鎧作為軍人可說是早已習以為常,然而改造者卻並非人類。他並不樂見改造者參與任何一方。可是他依然沒有將這番心裡話說出來,因為鎧也自知,在完全理解玄策的遭遇以前,自己並無妥善的立場做出批判。


他聽著有些感慨,伸手拍了拍少年的頭。玄策頗不給情面地大吃一驚,一邊渾身炸毛地罵咧著你幹嘛你幹嘛啊!然後閃得遠遠的。鎧也沒有調侃他一句話,只在思考半晌後又提問道:

「離開ARI之後,你就一直跟著那個救了你的人類?」


此時兩人已經走到了隧道口。


一陣涼爽的風拂面而來,玄策睜大了眼睛,暫時分神去打量著眼前所見——島內和島外,竟是驚人的差異,B-17是一座農業島,映入眼簾的盡是蓊鬱綠意,溫室和田區整齊地排列在遼闊原野上,一片祥和的鳥語花香。

鎧出聲喚回玄策的注意力,一邊提醒他再次跟在自己的身後。玄策這時才想起要回答鎧的問題,小聲道:「原本是這樣,可是前幾天分開了。」


「分開了?」


少年聳聳肩,試著表現出不在意的模樣。「他說他要去的地方有危險,要我別跟了。他知道我在找我哥哥。後來我沿著火車鐵軌走,想返回最開始和哥哥失散的地方,豈知鐵軌還會亂七八糟的分出好幾個方向,走到最後我也不知道哪個方向才是對的了,到處瞎走,碰到幾次軍方的人,後來又出現ARI的傢伙想把我捉回去。上星期到了個叫什麼朱諾市的地方,在裡頭躲了三天,我還在那裡的市集看見其他幾個之前也被抓進去過的同——」


「......什麼?!」鎧吃驚地出聲,打斷了少年的長串敘述。


「幹嘛?!」少年也被嚇了一跳,面露不解。鎧迅速拉下夜視鏡,原本被藏在鏡片下的湛藍雙眼略帶激動和惋惜地望著他。「你哥哥正是從朱諾市搭上的1157列車,就是前天的事情......。」


「……」


有些模糊的猜測漸漸浮現在鎧的腦海裡。

帶原者出現第五日才開始的肅清、ARI對改造者突如其來的活捉、朱諾市肅清事件刻意的消息散佈、以及它可能造成的,人類強力排擠改造者的結果......這一切不可能是巧合。他居然忽略了這被刻意計畫過的可能性。


從玄策的說詞聽來,ARI早就開始了對改造者的捕捉行動。他們追著一個甚至是多個逃跑的改造者來到朱諾市,並且捏造了改造者將作為帶原者進入城市的假消息。這個消息中必須提到:這座城市已經暴露在感染危機下,超過正常執行日——也就是第三日後。再也沒有拉回及隔離的餘地,誰也無權停止肅清。而在肅清及搜索改造者的同時,無論成敗,改造者直接或間接造成的城市隕滅、大量平民無辜死亡以及繼續擴散感染的危機,都將成為混亂之中更為張狂的恐懼,掌控人心,促使其他被火車所串聯的城市中人們一致認知:改造者是危險的帶原者、必須交給ARI部隊處理,否則就會迎來肅清。


而那個被捕捉並且逃跑到了朱諾市的改造者,百里玄策,就在那座狹窄的城市裡和他的哥哥擦肩而過。











tbc

跟我說話 >3< ininin


评论(8)
热度(74)

© décadence 喪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