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écadence 喪鴉

文和圖都耕,慣性蹲冷門
王者榮耀
aph
Tolkien

[王者榮耀/末日AU] 邊境公路 12


末日喪屍AU,各種私設

cp主鎧約

01+02

03

04

05

番外1

06

07

08

09

10

11

番外篇02



12



鎧將百里守約的狙擊槍交還給他。那是鎧一路尾隨著追捕守約的士兵時、在巷子裡撿到的。重新見到這把槍讓守約說不出的欣喜,這畢竟是他一直以來保全性命的依靠。他接過沈甸甸的槍枝時鄭重地道了謝。

鎧看著青年嫻熟地檢查槍枝狀態的動作,沉思了一會兒,接著又和守約說:我沒辦法留下來。該回去城裡、返回隊上了。

百里守約能夠理解,仍然難掩失望。他隨即驚覺自己是何時開始期盼這些不一樣的事。期盼著一些改變,一些不同的人走進他的世界裡;其實他的心裡是渴望接觸這些可能性的。他對這個新的自己感到很陌生。


「我似乎還沒有和你提起過。」

在守約將夜晚用來保暖的、鎧的軍外套還給他時,鎧開口道。

守約回過神來。寡言的軍人確實從未將這個話題說完,而他也當那是不適合去追問的事。狙擊手停下了收拾行李的動作,瞬也不瞬地望著他。

「你已經知道的部分,是我基於私心放走了差點被軍方當作實驗對象的露娜。至於為什麼我無法去尋找她,那是因為所有人在入伍時,都被要求植入了追蹤器,這是軍方應對不慎喪屍化的軍人的防範措施,我們如果變成了喪屍,會比一般人更具威脅。這個追蹤器一旦植入就不會再取出,除非默示錄病毒被徹底撲滅。而這讓我失去了某種程度的自由。」


鎧翻看檢查了下手中的無線電,這個是隊上新發的,功能正常,但是被鎧暫時關閉了。他嘆了口氣將儀器塞進口袋裡。他似乎有些煩躁——如果守約沒有會錯意的話。軍人抬起視線看了看他,眼裏有著無可奈何。


「就像是現在,如果我繼續和你待在一起,ARI的人可能就會找到你,這也是我非回去不可的原因之一。」鎧說著,給了他一個苦笑。

「雖然我肯定木蘭隊長不會介意讓你加入隊伍,她也許還求之不得,其實,如果你並未急著去尋找什麼人的話,我會試著邀請你加入我們。你知道的,我們的工作雖然危險,但是大家彼此照應,總是安全一點,比起自己一個人......」


軍人站起身來。基於習慣,他將昨夜的篝火痕跡踩平在沙地上,抹去了所有痕跡。百里守約垂下視線,安靜地領會了軍人的意思,卻沒有回應他。魔種青年畢竟已經認定要隻身行動了,甚或這便是作為一個魔種的宿命。

鎧背上了行囊,不再說什麼。軍人自我解嘲地想著:這大概會是自己最後一次耳提面命的像個老媽似的提醒守約要照顧好自己。正覺得有點兒感傷,百里守約忽然想起什麼似的問了一句:「等等,鎧,被脈衝破壞的電器能修得好嗎?」


鎧挑起眉。這似乎是完全無關的話題,難道對方和露娜一樣發現以沈默回應他的擔憂是最能讓他放下心來的手段?......他甩甩頭,試著停下不知不覺浮現出來的黑色幽默感。「這個嗎,」鎧拍了拍口袋裡的無線電通訊器。「和停電不一樣,這種強度的脈衝會破壞一切範圍內的電路和電子零件,我對電器並不熟,只知道這被稱作過壓損毀,是不可逆的。怎麼了?」


「那麼,你身上的追蹤器還會再運作嗎?」


「……」


百里守約所說的,讓鎧的腳步停頓了。

他訝異自己居然沒有想到這件事。


確實,以往的脈衝攻擊從來就不是毫無準備的。已在當地的基地會自主展開力場抵銷攻擊,或者令人員提早撤離。這是頭一次,軍方人員正面遭受脈衝武器波及。

而如果追蹤器是一種電器——它只能是一種電器——那麼理論上,也會被脈衝摧毀。這樣的機率並不小。大概高達九成九,他身上的訊號已經停止發送到軍方收訊台。


若真的沒了追蹤器,對他而言將會意味著什麼?是自由嗎?

但是他需要這份自由嗎。

腦海中無數的思緒飛快地轉動著,激烈的矛盾的,這是一個他並未料想過的狀況。百里守約在一旁安靜地等待著他,鎧分神暗自感謝他這麼做而非催促自己。

「我必須大膽地猜測,它已經失去作用了。」好半晌,軍人才語帶猶豫地說。「雖然我並不是完全肯定......」

此刻的他就像是一頭忽然間被從柵欄裡釋放的動物,對於下一步毫無頭緒,才發現到自己居然因為妥協而失去了一部分的本能。追根究底,難道是他早就已經沒有了離開的念頭?


「守約,你說過自己是在事件之後逃出實驗機構的,你是如何決定脫離機構的?我的意思是,以你的級別,他們並不會虧待你......不對,抱歉。我不應該級別化任何一個改造者。」

級別總讓鎧覺得改造者像是商品一樣,不過魔種青年卻搖了搖頭,表示自己並不在意。

「那不一樣。」魔種青年平靜地解釋道。「當初告訴我和玄策這些事情的人是我們的實驗負責人。她說我們會被安插在軍隊裡,執行一些對普通人而言太過危險的任務,代替人類去冒生命危險。所以我很久以前就不信任人類。」

青年晃了晃尾巴,除了一絲好奇以外,眼裏似乎還有著鼓勵。

「你不一定要離開,但是至少多了一個選擇,再怎麼樣都比毫無選擇來得好不是嗎?」


「......是啊,擁有選擇已經很足夠了。」


鎧並沒有很快給予他自己答案。他們離開了營地,走上山坡時兩人仍舊維持著沈默的氣氛。守約轉過頭去迎著風的來向豎起耳朵,他總是這樣做以偵查周遭情況。

當他敏銳的嗅覺察覺到了煤炭的氣味時,立刻就警戒了起來。「我不敢相信居然又有火車靠近這座城市。」他喃喃說道。


「什麼?」鎧顯然吃了一驚。從手邊的問題中暫且脫身而出,「但是進來的路段應該已經被封鎖了才對,除非是武裝型......」

鎧偏過頭去望向青年正注視著的方向,在他能夠看清火車頭以前,身後的樹林傳來了騷動聲。遊蕩者覓食的時間到了。在這樣明媚的陽光底下,他和守約絕對是無所遁形的美食。

鎧反射性地抄起軍用小刀朝著聲音來源扔去,一聲模糊的咕噥讓他知道自己射中了一隻喪屍。「守約,我想我們最好離開這。」


他們抄起行囊,朝著鐵軌的方向跑去。守約腿上的傷勢已經恢復了許多,儘管奔跑的速度依然不如以往,倒也不至於嚴重影響他的行動。他回過身給了後方的追兵幾槍,以他精準的槍法,在如此空曠的地區解決這些喪屍不算是太大的難事。

身後的鎧卻忽然露出驚訝的神色。在百里守約來得及問些什麼以前,軍人用力抓住了他的手臂。「守約,看編號!」


像是在呼應軍人的語句,火車鳴了汽笛。那是令他魂牽夢縈的巨響。


百里守約睜大雙眼。他再次轉回視線時,斗大的1157映入眼簾。漆黑的車身,門邊鑲著車號,這輛火車的模樣和昔日、和他夢境中相差無幾,通透的車窗映出了藍天奪目的顏色。火車從他們身旁駛過,似是有人在手動駕駛它,它隨著接近城市而稍稍慢了下來、卻不是能夠從容地搭上車的速度。

「把手給我!」鎧朝他喊道。


「鎧?」


「讓我幫你,去找你弟弟吧。」


鎧握住了百里守約的手,魔種青年的體型非常輕盈,這讓鎧得以在堪稱勉強的速度上,順利把青年推上火車,然而反作用力卻讓他落後了幾步。百里守約還想問他些什麼,緊抓著車門上冰冷的握把回過頭看他,與此同時那些喪屍卻追了上來。

守約知道這些東西並不至於威脅鎧的性命,但是他們興許是要在這裡分別了,他卻無法完整地說點什麼。他也想要鎧保重好自己,或許還會在哪裡再見。現在1157就是一條把彼此聯繫在一起的公路了對吧!他大聲喊了鎧的名字,不確定自己說了什麼,也全都被淹沒在車輪疾使在鐵軌上的碰撞、和響徹了記憶的汽笛聲裡了。






tbc

好久沒更新,這幾個星期肝論文數據肝的好苦o<<

希望還有人記得這篇XDDDDDDDDDDDD

评论(22)
热度(74)

© décadence 喪鴉 | Powered by LOFTER